滇西剿匪记

滇西剿匪记

作者:符  杰 文章来源:保山日报 点击数:9398 更新时间:2011/9/7 0:56:43


——缅怀一位从未见过面的战友、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

  1950年2月,人民解放军进驻保山后,因当地群众曾受“共革盟”的恶劣影响,人心比较混乱。1949年3月,“共革盟”派人潜伏保山,以武装组织形式发展,几个月保山就达到了几万人。因混入了大量的地主、恶霸、旧军官、土匪特务、流氓、地痞、也有大量抗日战争留下来的外省人,因违法乱纪,损害群众利益被国民党卢汉派省保安团余建勋先“招安”后镇压,不久便迅速土崩瓦解。人民解放军进驻保山后,当地匪特、地主阶级遂大肆造谣说我军就是当年的“共革盟”,又说美国已经在朝鲜发动了第三次世界大战,东三省已被原子弹炸成了一片焦土,共产党的日子不会长久,和“共革盟”一样,只是“昙花一现”。他们与投机粮商一起,囤积居奇,有意控制市场,使保山城内形成有市无粮的局面,群众极其恐慌。为了解决燃眉之急,41师党委组织粮食工作队,由王钟琪、孔繁跃、李全金、刘孟金、段云鹏、王义民、梁永胜等集训、学习,并组织人员征收粮食解决军需民食和支援解放西藏用;打击地主阶级的经济势力;重点打击对象是地主阶级中的大粮户。
  王义民同志带领了一支征粮武工队,进驻七区(今蒲缥、道街、杨柳、罗明坝、新民一带。以下同),遭到地主阶级的疯狂破坏和抵制,不少地主分子躲避起来不见面。王义民、王钟琪(现年87岁,已离休,尚健在)发动地下党员、区乡干部和小学校师生去催促,地主就在公粮中大量掺沙子石头、掺水进行破坏。白天收到的粮食,交到张家庄背后的观音寺,晚上就被匪特们抢劫一空。王义民等逮捕了里布嘎平地的惯匪杨×,关在区公所,脚镣手铐,由公安班看守,晚上便被区上的不纯干部私自释放。之后,杨×参加土匪反共救国军第四支队,任大队长,1950年8月,参加攻打施甸由旺、太平街永保乡,残杀区干部,并袭击我41师运往芒市122团的军需物资车辆,残杀押车官兵二人,同时参与滇缅公路707处袭击我查师长车队,是一血债累累的反革命分子,后逃亡缅甸,现在台湾。当时区上收到一部分稻谷,碾成大米用骡马驮到保山来,半路上就被匪特在冷水菁抢劫,把驮子砍坏,把大米撒在大路上。王钟琪和王义民同志向县委赵文升书记、公安局长王玉山同志汇报了蒲缥的敌情后,县委决定把驻板桥的检查站站长李锁柱同志(区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长)和公安局的符杰二人,派到蒲缥工作。这时匪特袭扰昌宁、施甸等地,疯狂至极。
  公安处长韩秉林同志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,派出一名精干的侦察员打入匪特辛朝汉内部。不久,收到由韩处长转公安局长王玉山的第一份情报:第七区(蒲缥)区公所内严重不纯,有熊天霸的卧底,区公所内的人员、武器装备及战备细节,全被匪首辛朝汉、熊天霸掌握;辛朝汉的反共救国军第四支队达三四百人,已派戈家庄的龙登青(伪青年远征军207师排长,辽沈战役被俘释放回来)带有辛朝汉的亲笔信给蒲缥老街子伪自卫大队长何××(当地叫做何营长),要何积极配合第三次世界大战“反共复国”的统一行动。他们在蒲缥网络“反共志士”(地主、旧军政人员、兵痞、流氓、革命反动分子),于当年8月15日在蒲缥做内应。因龙登青出外多年,不认识何本人,也不知道老街子的住处,请蒲缥到戈家庄上门的顾×带路,找到何家,查明何白天上蒲缥街子茶馆以喝茶、吃羊肉汤锅为名,开始联络反革命分子。韩处长命令李锁柱、庞维智、符杰立即逮捕何××、和尚庄钱××、蒲缥街子杨××,并从何家搜出美国造手抢及79步枪各一支。何××被捕后,他秘密请区上武装班鲁麟彦带信回家,叫其弟带领长工杨春洪去登高坝找到土匪大队长杨祥,并把何××给杨祥的一支美造卡宾枪取回“坦白交待”。不久韩处长又传来情报:薛家屯薛某,(伪田赋粮处处长,九峰中学校长)已参加了辛朝汉的反共组织,辛朝汉还来到薛家屯与薛某密谋暴动事宜。薛某隐藏有4支枪,其中有美造汤姆式冲锋枪一支,日造提腰拉八(即王八盒子)一支,韩处长命令,立即逮捕薛某,并从其家中搜出武器和280多发加拿大与汤姆式手枪子弹。因情报来得及时,蒲缥才免遭匪特袭击。
  这位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,还提供了其它情报:土匪在中秋节时,到丙塞强迫佃户杨喜等及家门辛朝元、辛朝清、辛光等加入土匪,队伍达到300至400多人,并杀猪宰羊,准备节后攻打区公所。土匪大队长杨×的姐夫谌×还到蒲缥街子买来三驮月饼到丙塞与土匪过节。我侦察连在蒲缥西山老黑树(蒲缥西北)截获了这三驮月饼,并由谌×带路奔袭丙塞匪穴,因中途被土匪哨兵发现鸣枪报警,匪特慌忙逃到登高坝过江去了。不久又送来情报,匪特派员方国昌由上江经双虹桥(当时桥已破坏)上的大沙坝渡口过江,到小海坝海头村找到白族钱二香通,共同到赖子山密林中匪穴,发给方光材“江东大队大队长”的委任状,并指示方光材到大铺子去找惯匪和地主串联,拉上西山扩充“反共救国军”江东大队。韩处长决定将计就计,在大铺子张网以待。土匪正在密谋开会时,人赃俱获,被一网打尽。
  后来,特务方国昌又再次潜到海头,去找匪特李兴、李柱、李保、赛启成、管兴田、赛子祯、赛顺林等,颁发委任状,委任李兴为“反共救国军第四支队江东大队大队长”。方国昌在潜回保山城内联络时,在大沙河被我情报员毕华同志活捉,扭送保山县公安局。1951年底,毕华同志被评为治安模范,被群众选为阿嘎大寨乡乡长,因出身中农,土改中不能担任主要干部,毕华同志后任杨柳乡供销社主任,直到退休,现尚健在,住新寨子。
  国民党曾派两个先遣连(全部便装)到达上江,因辛朝汉的阴谋累累破败,已对我侦察员产生怀疑。两个先遣连的连长(都是湖南衡阳人)与缅甸匪特电台联系后,我侦察员身份暴露,被辛朝汉派熊天霸等将我侦察员“密裁”(杀害)。
  辛朝汉的堂兄弟辛朝邦也提供过我侦察员被匪特认定是“共产党探子”被杀害的情况,辛朝邦现住杏花黄纸坊(保山公安处劳改科汽车修理厂退休,现尚健在)。
  方国昌在被处决前供认两次过江颁发委任状的事实。
  韩秉林同志单线联系的侦察员,姓名不详,其潜入匪巢侦察敌情的事实也只有李锁栓和符杰略知一、二。
 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!
  (作者为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离休干警,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公安特派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