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保山,我们看到了原汁咖啡主题画

在保山,我们看到了原汁咖啡主题画

作者:段杏花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1060 更新时间:2018/5/8 14:46:04

  上学那会,老师眼里,她只是平常普通的女孩,安静,没什么艺术气质,甚至不起眼。

  十年过去,她的画却可以独立开画展。

  初识曹曹的画,是在比顿咖啡文化馆。我的眼睛突然在一幅画上停住了。这画很奇特,像水墨画,又不是水墨风格,也不是水彩画。其时,我手中正捧着一杯咖啡,这不正是咖啡的颜色?心中一动,咖啡馆中的画,难道原料就取自清咖?我连忙咨询文化馆服务员,“何人之作?”答曰:曹曹姐姐。我的猜想同时得到证实,画确实是用咖啡原汁创作。

  一杯咖啡,潦潦几笔,竟能勾勒出乡村的炊烟袅袅。我心中升起由衷的赞赏,一定得见见作画师。

  后来见到真人:一副安静恬淡的样子,左手抱着女儿,右手牵着儿子,是个典型的全职妈妈。全无画家之风,和当年老师眼中的她似乎没有本质区别。

  曹曹自嘲没上过大学,中专毕业后就到一家公司上班,从事设计工作。开始懵懵懂懂,但是很能吃苦,加班是常有的事,甚至像家常便饭。她说很多女孩都不愿意从事设计工作,确实很苦。吃不了苦,也就做不了这份工作。她最长的一次加班是整整一周的时间,在公司吃住,没有离开半步,困了就趴在办公桌上眯一会眼,醒了又继续开始工作。那次是公司接了一个禁毒的展览,公司要从展厅策划到制作到布展完成所有的项目。去采集因吸毒而死亡的那些照片时,同事吐得一塌糊涂,回到公司后好多天都吃不下饭,而她强大得像没事一样,该吃吃,该喝喝。这位18岁的女孩,展示了她与众不同的一面。

  绘画起源于生完第一个小孩后。在家当全职妈妈的她觉得生活索然无味,每天除了带小孩,剩下就是等老公下班回家。上学的时候还可以三点一线,而现在,她只能有两点。有一天小孩睡着后,她试着拿起画笔,在卧室的背景空白处随心地涂起了沙滩,森林。老公回到家后,惊讶了半天,并鼓励她继续绘画,称赞她很有天赋。

  从那以后,她画画就如同被拧开了龙头的水管,涓涓细流,却源源不断。一幅接一幅,一个墙壁又一个墙壁。甚至老公装饰公司的背景墙都是她一个人一笔一画的完成。既要爬到高墙,又要趴在地面,在别人眼中累得够呛的体力活,她却乐在其中,成了装饰公司的设计师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一次接单,也就是接到比顿咖啡馆要装饰用画,她起初画了水墨画,然而问题出来了,水墨画要用宣纸画,水墨晕开才能自然,但是咖啡馆装饰画尺寸有点大,宣纸薄,不好装裱。苦恼之后,她就想既然是咖啡馆,为什么非要用油画布来画。“我就想着也没人规定油画布就非得画油画,也可以尝试很多的可能性。然后,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,原创咖啡汁画出炉。”

  人的思维导图一旦打开,就停不下来,到咖啡馆喝咖啡的顾客,大多都对咖啡汁画赞叹不已。自己的作品被认可与喜欢,心底的小窃不自觉地喜流露在脸上。

  在一篇文中,我看到一篇文介绍意大利的女孩Giulia Bernardelli,不小心打翻了一杯咖啡,却从中发现了创意画的奥秘。没想到,在保山,这个小众的城市,在曹曹的画笔下,咖啡汁主题画,得以呈现。

  她在朋友圈曾写到:原创咖啡汁主题画,无迹可寻,只能自己摸索。

  看曹曹作画,我眼前浮现的是村上春树在30多年过去后仍然清楚的记得细节:“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地从天空飘然落下,而我摊开双手牢牢接住了它。它何以机缘巧合落到我的掌心里,我对此一无所知。当时不甚明白,如今仍莫名所以。总之它就这么发生了,就像天气预报一般。”

  在我面前的曹曹是一位安静的女子,素颜面对世界。画风透彻,颜色对比强烈,但很干净。正如我们在俗世中奋力挣扎,望洗净戾气。从她画的颜色中可以看出,她比较偏爱咖啡色彩的画,她说:“咖啡色,它温暖而沉静。”

  她说绘画和设计是她的日常,她不喜欢应酬也不喜欢和别人说更多的话。她在陌生人面前愿意聆听,不愿意表达自己。

  在她的工作室,一组画让咖啡豆鲜活灵动起来。画是用清咖原汁加上少许颜料画出来的,干净,明晰。

  她所有的创作几乎源于自然,她说是自然给予她创作灵感。从那幅原创世界咖啡地图可以清晰呈现,地图是由咖啡粉拼贴而成,呈现了世界咖啡的脉络。

  一幅高黎贡的咖啡庄园,高黎贡山是小粒咖啡的生长地,高黎贡山的生态很好,鸟语花香,人与自然和谐为一体。我们眼前呈现的是在高海拔的高山上,一颗被上下撑开的咖啡豆敞开心扉,仿佛在告诉世界,我在高黎贡山等着你,小鸟在咖啡枝头休憩,眼睛半闭。一颗小小的咖啡豆其重要的核心,在于有着一个生态优质的原产地。

  在一幅比顿咖啡小镇画,她用一杯咖啡的香气来引申出咖啡小镇,我们看到一个从事咖啡种植,采摘、晾晒、筛选、烘焙,再到一杯美味的咖啡,这一整条产业链都是正在进行时。

  这些画从世界地图到高黎贡山、到比顿咖啡小镇,再到咖啡的本身,呈现出保山咖啡人对咖啡的认真与努力。

  每一幅画她都用尽了力,展现在我们面前,看一幅画,无需用力,甚至会觉得有点简单。然而,曹曹在构图与制作过程中似乎耗力气。一幅幅成品的后面是她跪地一遍遍的修改小稿,设计画面的架构,在边修稿的同时边把线稿完成,完成后要想办法呈现出看似水墨效果的画面。一边作画,一边修行。她说,“说实话在,画这几幅画之前,我没学过和尝试过类似的画法,可能在专业的老师眼里,我这些画都不够好和不够专业。我就按自己心里面想的,第一次尝试,每一笔都小心翼翼,因为画框大和用的颜料是清咖汁的缘故,画框只能平放在地上,或趴或跪着一点点上色,由浅到深,由主到次,慢慢把脑袋里的画面呈现到画布上。”在她的讲述中,我看到一个女子,双膝跪地,一笔一笔地勾画。像极了藏民一路虔诚朝圣。

  在一座城市里生活,没人愿意关注你的状态,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你经历了什么,我们都只是平凡的众生而已。曹曹的画笔下呈现的的确是当下浮躁现状后想要的安静,一张一弛。她说让她讲述创作原理,她无法描绘,就是想通过画笔呈现出来,仅此而已。

  是的,要想遇到最好的别人,就要先做最好的自己。

  她是保山民族风装饰公司的设计师,一位上帝打翻了染色盘的原创咖啡主题画创作者。

  她说她不会应酬,不能很好地与人交流。我告诉她,所有的事情若与一件事相比,那都会显得微不足道,这件事就是:用自己想过的方式过一生。

  临走,我和她说:“我们守住生命的本色,就不畏风雨中凋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