峡谷芒宽“舞火”记

峡谷芒宽“舞火”记
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隆阳区政府门户网站 点击数:7237 更新时间:2011/9/5 2:13:40

    7月20日(农历六月二十五),在犹如火炉般的恕江峡谷的芒宽彝族傣族乡,迎来了一个更加火热的节日——彝族火把节。生活在峡谷里的各少数民族同胞,或在大榕树下举把舞火祝福“风调雨顺,清吉平安”,或在田野持火追逐,“驱除邪气”,祈祷“五谷丰登”。这“火”上加“火”的节日盛典,将炎热的峡谷、将夏日奔腾的恕江激荡得更加热情奔放,豪气万丈。
    芒宽火把节由来已久,而且是当地有重大影响的节日之一。火把节不仅有着丰富多彩的活动内容,而且包含着深刻丰富的文化内涵。在火把节中,“火”是节日的主题,也是火把节最为重要的象征,人们的绝大部分活动也都是围绕“火”进行的。前几年,节日期间活动越来越少,每年的火把节,一家人也就吃顿牛肉或羊肉,象征性地纪念一下。为保护和传承节日习俗,加强各民族的联系和沟通,挖掘地方民族文化,展示各民族传统民间艺术、多彩的民族风情、丰富的物产,以及高黎贡山和怒江大峡谷神奇的风光,让外界认识芒宽、向往芒宽,提升芒宽的知名度,逐步形成文化搭台、经济唱戏的发展格局,芒宽乡于2000年恢复了传统“火把节”,到今年,已成功举办了七届。
  节前一个月,火把节的准备工作便热热闹闹地展开了。乡党委政府开始筹备组织、安排落实;姑娘们一边赶制着彩衣彩裙,一边专心致志地练习着火把节歌曲,好在节日期间一展风姿、巧弄歌喉;小伙子们一边精心饲养着参赛的公鸡,一边刻苦地演习射弩……大人们则忙着酿美酒、选肥羊,为节日准备美味佳肴。
  七月,踏上芒宽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,到处洋溢着甜蜜的歌声和醉人的芳香。火把节这天,人们一边忙着参加斗鸡、象棋、荡秋千、高跷、射弩等民间体育竞赛活动,一边忙着打扫房屋,清洗炊具,杀鸡宰羊筹办丰盛的节日晚餐。傍晚时分,祭毕神灵祖先,一家人便围着火塘吃晚饭喝美酒,举杯祝愿风调雨顺,来年丰收。夜幕降临繁星高照的时刻,人们纷纷走出家门,会聚到乡文化广场,参加盛大的迎宾文艺晚会。
  当日晚上,保山市委常委、隆阳区委书记刘一丹,区委副书记杨正晓等领导点燃广场中央的篝火,一时间,一个个冉冉升空的孔明灯,像人们放飞的一个个梦想,一把把高擎的火把,一堆堆燃烧的篝火,像一颗颗繁星落入人间,到处是火的世界,到处是歌的海洋。正如杨升庵所写:“云披红日恰含山,烈炬参差竟往还。万朵莲花开海市,一天星斗下人间。”
  这时,整个广场上,火龙游动,彩霞飞舞,锣鼓震天,三弦丁冬,不管是客人,还是主人,不管是彝族、傣族,还是僳僳族,也没有人追问节日是祭天祭祖,还是照岁祈年,男女老少,人们手拉手,足跟足,围着篝火载歌载舞,尽情的狂欢。这已不仅仅是彝族的节日,也不仅仅是芒宽人的节日,而是一个多民族相聚芒宽共同祝福吉祥如意的狂欢节。
  人们狂欢到夜半才陆续回去,没跳完的舞,没唱完的歌,就一路的唱着舞着回去,走过田野,穿过村庄,歌声在山谷中、在江两岸久久回荡。那一夜无人入睡,火的节日令人陶醉、难以忘怀
     每一个节日,都有一个标志,每一个标志都蕴藏着一个民族艰难生存的奋斗历程,也寄托着一个民族善良的祈祷和愿望。以火为节日的彝族同胞在恕江峡谷里生生不息的历史到底有多长,已经无法在有关的文字史料里查证。但你不管去到哪个村庄,询问到哪一位彝族同胞,他们都能向你滔滔不绝地讲述出自己民族遥远的历史。“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”,据说,生活在高黎贡山及恕山两山夹持的恕江峡谷里的芒宽彝族同胞,大部分都是从海拔四千多米的迪庆高原的中甸、维西一带迁徙而来的。他们沿着恕江两岸攀山越谷不停地行走,部分人最后停留在芒宽一带宽阔的江岸边,靠着顽强的意志,将当时被称为“不毛之地”的芒宽峡谷开辟成一片富饶的乐园;也有些彝族老人讲,他们的祖先原是江苏南京人的后裔,属明朝初年被迁徙而来拓边垦荒的“流放罪人”。两种传说,都有与“火”有关的共同的悲壮故事。当时迁徙到此地居住的彝民,靠着刻苦耐劳、辛勤耕作的精神,使瘴气逼人的芒宽峡谷年年五谷丰登,一个凶残的头人为想霸占彝民劳动的成果,便想尽办法拼命剥削和残杀百姓,百姓活不下去了,就拿起刀枪起来反抗,反抗者把火把燃起来捆绑在羊角上,驱赶着羊群去围攻头人。经过殊死搏斗,最后终于赶走了头人。这一天正好是农历6月25日。为纪念战斗的胜利,于是彝族人民便把这一天以“火”抗击压迫取得胜利的日子,定为自己祝福永久和谐、平安的盛大节日。
  彝族同胞另一个与“火”有关的传说,则显示了彝族人民抗击恶劣自然环境、争取生活富裕的勤劳和智慧。恕江峡谷瘴气横行、伤害生命的“暴行”,这是历史上存在过的真实事实。一些外地人要到“夷方”去谋生,曾有过“要到潞江坝(芒宽以下至惠通桥一带的江域被称为潞江),先把老婆嫁”的警示语,说明当时峡谷瘴气的恐怖,实在是吓人。彝族人民把瘴气视为“邪气”,到了瘴气最为猖狂的暑季,男女老少便举着火把到田间地头去驱除“邪气”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在这个季节里煮一些草药食用,以排除侵入身体的“恶气”。用这些办法,以保持一个平安、吉祥的生存环境。
  “火”在芒宽峡谷里,成了吉祥、平安、和谐的象征。自从历史上的燧人氏以钻木的方法发明了火以后,中华民族便走入了辉煌的文明发展时期。彝族人民对火的崇拜,实际上是对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弘扬。记住了“火”,就记住了我们的历史;记住了“火”,也就记住了我们华夏五千年的辉煌文明。